教师天地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: 首页 > 教学教研 > 教师天地
心香一瓣 只为花开 || 读《红楼梦》有感
发布时间:2021-03-18     作者:     访问量:1071次   分享到: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04.jpg

高中数学  夏亮


读红楼闻花香-最美花香念袭人


一语红楼,便闻花香。且看迎春温柔沉默,观之可亲。再品探春俊眼修眉,见之忘俗。又怜绣户侯门女,娇小可爱是惜春。

百花争春色,应有出头艳。瞧那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吊梢眉,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,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的王熙凤;不得不提那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。闲静时如娇花照水,行动处如弱柳扶风。心较比干多一处,病如西子胜三分的林黛玉;还不忘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眼若水杏,脸若银盆。罕言寡语,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的薛宝钗。

其余花香不免淡然似有似无。初读红楼闻遍种种花香,却独钟于一淡香,此香虽淡却如流水般绵延不绝。红楼中并未详述她的容貌,只说贾母素喜她心地纯良,克尽职任。她便是宝玉之婢名花袭人。袭人有一痴处:服侍贾母时,心中眼中便只有贾母。服侍宝玉,则心中眼中又只有宝玉一个了。袭人或许容貌稍逊玉钗,但其对宝玉之心却更胜她人。汝若不信,且看下述分解。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08.jpg

情切切聪慧花解语,话说红楼第19回,宝玉前往袭人家玩耍。袭人四次惊慌,一现忠仆本色。一听“宝二爷来了!”袭人忙跑出来迎着宝玉,询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“二听茗烟说:“别人都不知,就只我们两人。”袭人复又惊慌:“这还得了,倘或碰见了人,或是遇见了老爷,街上人挤车碰,马轿纷纷的,若有个闪失,也是玩得的。”见花母摆果桌,沏花茶,袭人三惊,忙笑道:“你们不用白忙了,我自然知道。果子也不用摆了,也不敢乱给东西吃。”送宝玉回去时,一定嘱咐雇一辆车,不为不防,为的是碰着人。有如此之婢,不免宝玉事事如意。

为主人思虑周全,忠仆本色。替主人化干戈为玉帛,一心为主。宝玉为袭人留碗酥,谁知被李嬷嬷吃尽,若依着宝玉原来的性子,必是有生事故。见此情景,袭人话锋一转,忙笑道:“原来是留这个,多谢费心了。前儿我吃得时候好吃,吃过了却肚子疼,最后吐光了才罢。她吃,才好了,搁在这里白糟蹋了。”是以假借栗子为由,一语化解宝玉脾气,混过宝玉不提罢了。

贤袭人娇嗔劝宝玉,话说《红楼梦》第19回,袭人因见宝玉自幼性格异常,其淘气憨玩自是出于众小儿之外。且仗着祖母溺爱,父母亦不能严紧管束,更为放荡驰纵,任性恣情,最不喜务正。其每每规劝宝玉,心中着实郁闷。真可谓:“纵然生得好皮囊,腹内原来草莽。潦倒不通庶务,愚顽怕读文章。行为偏僻性乖张,哪管世人诽谤。”恰逢赎身之论故先用骗词,一探其情。见宝玉道:“谁知这样一个人,这样薄情寡义。早知道都要去的,我就不该弄了来,临了就剩了我一个孤鬼了。”可知其情有不忍,然后好下规劝。一劝宝玉不乱言语,不乱说生死。二劝宝玉喜爱读书,不惹老爷生气。三劝宝玉不可毁僧谤道,调脂弄粉。只愿百事检点些,不可任意任性了。有如此聪慧之婢,有如此正义之婢,有如此善良之婢,有如此细心之婢,实属宝玉之福。

唐太宗有谏臣魏征,贾宝玉有谏臣袭人,凡事若不合规矩,袭人必巧言规劝。就说那日,湘云来贾府,宝玉便与姊妹们无晓无夜的厮闹。袭人便故意不理宝玉,宝玉一人冷清清对灯,好没兴趣。于是二爷自省,以玉簪自比,一跌两段,说道:“我再不听你说,就同这个一样。”叹宝玉有袭人,则天赐良仆。

袭人对宝玉呵护之至,袭人为宝玉设身处地,袭人劝宝玉用心良苦。在荣国府中,她不愿争魁夺艳,只愿宝玉事事顺心;在大观园里,她不会对月长叹,亦不会倚栏流泪,只会对宝玉时时相守。有一种美没有眼泪,没有浓妆,只有一颗痴痴守护的心。


读红楼闻花香-黛玉的真性情

一语红楼,定言黛玉。且说黛玉的出场,可谓不凡。曹公假借宝玉之眼,细谈其容貌。红楼第3回,宝玉作揖归坐,细看黛玉之形容,总言:与众不同。“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。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。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时如娇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扶风。心较比干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”真可谓浓墨重彩般的出场。尤其是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,真乃后文的照应,不知宝玉初见黛玉如何悟到她的真性情?莫真是前世注定,今世有缘。心有灵犀,比翼齐飞。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11.jpg

怜孤女无奈进贾府,事事小心需谨慎。就说红楼第3回,林黛玉进贾府,宝玉问黛玉:“可也有玉没有?”黛玉道:“我没有那个。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,岂能人人有的。”宝玉听了,顿时发作起痴狂病来,摘下那玉,就狠命摔去。酒散人去后,黛玉却在屋里抹眼泪,此是为何?曰:“今儿才来,就惹出你家哥儿的狂病,倘或摔坏了那玉,岂不是因我之过!”黛玉如此多心伤感,难免香消玉损。姑娘身在他人屋檐下,最在意他人轻贱自己,于是时时多猜疑,事事恐落后。红楼梦第8回黛玉去宝钗家做客,可巧黛玉的小丫鬟给她送来了小手炉。黛玉却不高心,薛姨妈因道:“你素日身子弱,禁不得冷的,丫鬟们记挂着你倒不好?”黛玉回笑道:“姨妈不知道。幸亏是姨妈这里,倘或在别人家,人家岂不恼?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,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。不说丫头们太小心过余,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。”如此多心之人,处处留心怕招人话柄。又道红楼梦第7回薛宝钗之母薛姨妈送宫花给姊妹们戴去。周瑞家的先顺路给迎探惜春三姐妹送去了,后又给凤姐送去了,最后给黛玉送了去。黛玉看了一眼说:“还是单送我一人的,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?”周瑞家的道:“各位都有了,这两枝是姑娘的了。”黛玉冷笑道:“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。”叹黛玉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,惋姑娘心强只是怕人欺。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27.jpg

万般皆下品,唯有我心高。黛玉时常醋意大发,更有甚者语言犀利,恐怕只有宝玉才知如何应付。如红楼第8回,宝玉去看望宝钗,不料黛玉也来了。黛玉一见宝玉,便笑道:“哎呦,我来的真不巧。早知他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一听这话,便知是黛玉醋意大发了,纵有后话圆场,也掩盖不住呀!又如红楼第20回,史湘云来至荣国府,宝玉同宝钗一同前来问候。黛玉便问宝玉先前在哪里?宝玉说:“在宝姐姐家的。”黛玉冷笑道:“我说呢,亏在那里绊住,不然早就飞来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只许同你玩,替你解闷儿。不过偶尔去她那里一趟,就说这话。”黛玉一听这话,便生气了,说从此不再理宝玉了,赌气回房了。宝玉立刻跟着去解释,正说着,宝钗走来推着宝玉走了。这里黛玉越发气闷,只向窗前流泪。没半盏茶的功夫,宝玉就来了。林黛玉见了,越发哭个不停。宝玉见状,知难挽回,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。最终人笑月又圆。

难道黛玉真是如此:多心爱伤感,时时猜疑,事事争先,心眼很小爱吃醋。的确《红楼梦》第27回中详细写到黛玉在贾府中的性情:无事闷坐,不是愁眉,便是长叹,且好端端的不知为了什么,常常的便自泪不干的。可仔细想来黛玉丧母失父,身如浮萍,依栖他家。虽说是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,可到底是客边 ,须事事小心,纵是金枝玉叶,也不敢淘气任性。且纵观红楼黛玉虽多心猜疑,但次次一针见血,可谓言他人心中之所想,故乃真性情之人;更为重要的是黛玉不设计陷害她人,这一点恐怕连素以贤惠著称的宝钗也望尘莫及,故黛玉才是曹公笔下的女主角。黛玉如春天的鲜花一般纯洁,当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时,还有一杯净土掩盖她的芳香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不教污浊险渠沟。黛玉如雪般纯洁,如钻石般闪耀。   


读红楼闻花香—同为乱世惜花人

初读红楼,只见“落红成阵”。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面如桃瓣,目若秋波。虽怒时而若笑,即嗔时而有情。天然一段风骚,全在眉梢;平身万种情思,悉堆眼角。此段描述的是贾宝玉,从中就可看出宝玉乃惜花之人。《红楼梦》第23回写到,宝玉在沁芳闸桥下细看《会真记》时,只见一阵风过,把书头上的桃花吹落,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。宝玉便兜了那花瓣,抖在池里。那花瓣浮在水面,飘飘荡荡。不料黛玉却不赞这种做法,她认为:池中的水固然干净,但只一流出去,唯恐被人弄混,最终仍是把花糟蹋了。只见葬花人林黛玉肩上担着花锄,锄上挂着纱囊,手内拿着花帚,向宝玉说道:“墙角边我有一个花冢,如今把它扫了,装在这绢袋里,拿土埋上,日久不过随土化了,岂不干净?”恐怕大观园中唯有黛玉有如此惜花之情。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18.jpg

埋香冢飞燕泣残红,话说林黛玉只因晴雯不开门一事,错疑在宝玉身上。至次日又巧遇见饯花之期,正是一腔无明正未发泄,又勾起伤春愁思,于是便把些残花落瓣去掩埋,由不得感花伤己,哭唱埋花词: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……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。……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;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。……愿奴肋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天尽头,何处有香冢?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杯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不教污浊陷渠沟。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……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不想宝玉却听得清楚,先不过点头感叹,当听到后三句时,不觉恸哭起来。试想道:林黛玉的花容月貌,将来亦无可寻觅之时,宁不心碎肠断!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,推知于他人,亦是相同。则自己又安在呢?且自己尚不知何在何往,则厮园、厮处、厮花、厮柳,又不知当属谁姓矣!—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?一阵落红,引宝黛二人惜花伤己之情。“万事到头都是梦”,“卧龙跃马终黄土”。何必机关算尽,却落得家破人亡各奔腾,只愿有一杯净土掩盖一生的风流。

“都道是金玉良缘,俺只念木石前缘。空对着,山中高士晶莹雪;终不忘,世外仙玉寂寞林。”。宝钗身上的金锁片与宝玉项间的通灵宝玉在众人看来就是金玉良缘,且黛玉在众人眼里不招人喜爱,就连亲亲的外祖母也更爱聪慧守礼的薛宝钗了。这一段木石前缘注定坎坷,纵两人心意相通,也怕枉然!在世俗眼里宝玉不喜务正,在旁人眼中黛玉随心所欲,同为乱世惜花之人,最后人亡姻缘散,令人心痛不已!

今生相遇,却奈何心事终虚化?一个在潇湘馆临风洒泪,一个在怡红院对月长吁。难怪黛玉眼里的泪珠,由秋流到冬,春流到夏。同为乱世惜花人,却怎料花谢花飞两茫茫!


读红楼闻花香—昨日风光

看一眼红楼,流一滴眼泪。这里有宝黛的爱情纠葛,这里也有凤姐和宝钗的聪明与能干,这里还有袭人的关爱与体贴,这里亦有着湘云的直率与坦诚。这里充满着富贵荣华,这里洋溢着趋炎附势,这里沉浸着一片哀怨。大观园里的亭台榭树,荣国府中的玉石满目,让原本纯洁的人心变得如悬崖般深暗。凤姐的心狠手辣,宝钗黛玉之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。黛玉香消玉殒,三春散尽,一日乐极生悲,树倒猢狲散。否极泰来,荣辱自古周而复始,何不于荣时筹划下将来衰时的世业?

微信图片_20210317195921.jpg

荣国府中王熙凤当家,这无疑是天大的笑话。这并不是贾府中人任人唯贤,实属无奈之举。各位老爷不是年老,就是信佛,从不上心家族兴衰之事,才导致大权旁落,竟让媳妇管事。然熙凤论其能力自是无可挑剔,但其贪心爱财,常常凭借贾府权贵,敛财受贿,私心太重,难以成长久之事。况贾府家大业大,众人皆闲坐等吃之辈,今日繁华终究是瞬间的繁华,一时的欢乐,终有坐吃山空之日。常言:“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。”贾府昨日的辉煌终迎来贾府明日的的没落,当下权贵的奢侈终换得当世权贵的败落。从辉煌走向没落,从奢侈走向败落,无疑是红楼的主要趋势。曹公借贾府之事,抨击当时社会上类似的官宦人家,走向没落是他们最终的归宿。

品红楼,叹今朝。我们不必叹息出生的平凡,因为父辈的财富总有用尽的时候。我们不必感慨手中扑克牌的糟糕,因为相信你可以用这一副牌去创造奇迹。努力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,去寻找幸福吧!